商标是用来“注”的

文章来源: 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
发布时间: 2018/9/21 15:51:00

  ——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马翔

 

  不久前,在2018全国律协商标业务研讨会上,商标代理行业发现的一些问题成为与会代表们热议的话题,同时也触动着马翔的心。作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下称天驰君泰)高级合伙人,马翔在业界有着一定的影响力。他成功代理过国内首例立体商标申请、首例服务领域驰名商标申请、首例商标反向假冒案、首例商标确认不侵权之诉案件。


  2017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高达574.8万件,比上年增长55.7%;2018年上半年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358.6万件,同比增长58%,2018上半年的申请量已接近2016年全年。在马翔看来,这些光鲜的数字背后,隐忧犹存。“近年来,我国商标申请量飞速增长,其中非使用目的申请为数不少,恶意抢注商标以及商标囤积的行为屡见不鲜,这些都是商标代理行业乱象丛生的表现。”日前,马翔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律师行业准入门槛较高,有着严格的职业准则和较高的道德标准,由律师为企业提供商标代理服务能够提高我国商标代理行业整体服务水平,有利于我国商标制度的健康发展。因此,我呼吁商标代理应回归法律服务的本意。”


  见证事业发展


  在距离鸟巢体育场最近的一栋写字楼里,天驰君泰占据了近5000平米的办公面积。“这里只是天驰君泰的北京总部,我们在上海、天津、郑州、成都、深圳等地设有分所。”马翔告诉记者,作为天驰君泰商标业务中心的主要负责人,早在1994年,马翔便开始从事商标法律服务,是国内最早专业从事商标业务的执业律师之一。24年来,他见证了知识产权事业的发展,亲历了商标制度的一系列改革,与商标以及知识产权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知识产权方面,我国过去是学习者、遵循者、追随者,如今已成为坚定维护者、重要参与者和积极建设者。”马翔回忆起自己刚刚从事商标业务时的情形,“那时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本属于法律服务范畴的商标注册申请、异议、争议等服务,却看不到律师的身影。”彼时律师不能直接参与商标代理业务,虽然面对制度不完善等诸多因素,但马翔深刻意识到商标法律服务必将成为律师的重要业务,前景无限。他顶住压力,带领3位律师参加并通过了商标代理人资格考试。


  1999年,天驰君泰成立了天驰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曲线救国”的方式从事商标代理业务,其他律师事务所纷纷效仿。随着商标代理业务的市场日益扩大,打破代理壁垒限制的呼声愈发强烈。2001年,马翔提出应尽快解除代理行业对律师的限制,得到了广大律师的积极响应,他们开始不断地向有关部门奔走呼吁,希望尽快打破律师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的壁垒。经过十多年的努力,2010年7月,《商标代理管理办法》终于修改,允许律师从事商标代理业务。2012年11月,《律师事务所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管理办法》(下称《办法》)颁布,这对于确立律师在商标代理业务领域的法律地位,完善知识产权代理制度,推动律师工作更好地服务创新型国家建设,具有重要意义。2013年3月28日,天驰君泰代理百度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递交商标异议复审申请,这是自《办法》实施后首次向由律师事务所向商评委提交商标代理申请,具有里程碑意义。


  “虽然放开律师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的限制已近5年时间,但律师仍然未成为商标代理行业的主力军。”马翔告诉记者,这不仅仅是他本人,也是许多知识产权律师所担心的问题。


  推动制度改革


  执业以来,马翔代理了数万件商标国内外申请,数千件商标异议、评审案件,近千件商标行政授权确权和商标侵权案件,成功代理了备受社会瞩目的诸如“非诚勿扰”“解百纳”“ipad”“康王”“荣华”“百度”“彼得兔”“杏花村”“滴滴打车”“恒大冰泉”等疑难、复杂的商标案件。然而,马翔发现,由于商标注册申请等前期非诉业务质量不高,导致律师在后续的诉讼业务中受到牵制。“如果律师不是从一开始的商标注册申请阶段介入到商标纠纷中,而是半路介入,这会使律师需要重新收集、整理在行政程序阶段的证据等案件材料,严重影响了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当事人可能浪费了解决商标争议的最佳时机。”马翔介绍。


  每每看到“两天申请万件商标”“商标恶意抢注屡禁不绝”等刷爆朋友圈的新闻,马翔都感到十分痛心,他说:“商标和房子一样是用来‘注’的,不是用来投资的,投资商标会浪费大量行政和司法资源,严重扰乱商标代理行业正常秩序,甚至会影响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


  2015年5月1日,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限制了公民个人代理。“非律师不能参与商标行政诉讼,也就是说,只有律师服务才能形成完整的从商标申请到商标确权诉讼的商标法律服务业务链。”马翔说,“对律师来说,这既是机遇挑战,也是责任义务。如果律师做不好,会降低我国商标行政授权确权诉讼案件代理质量、影响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深入实施,不利于经济社会发展。”


  马翔呼吁商标业务应回归法律服务本意,他提出商标代理业务本质上属于专业性很强的法律服务,评审口审对代理人的要求陡然增加,商标确权司法主导,律师是重要的参与者,这些因素都决定了律师应当也必将成为商标法律服务的主力军。作为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见证者和推动者,马翔表示:“律师积极投身商标法律服务,既能推进知识产权战略实施,也有助于拓展律师业务范围,未来,律师要在知识产权服务领域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本报记者 李 倩)

 

(编辑:晏如

 

  (中国知识产权报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主办单位: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103642号-2